主页 > 娱乐新闻 > 西安经济的“真相”︱窥镜专栏
西安经济的“真相”︱窥镜专栏

  十三朝古都,唯独忆长安。此城生活的原住民,长安情节是挥散不去的情愫。毕竟,这座城市在历史上的巅峰状态,就是在盛唐,就在长安

  然而,建国以后的西安,失落感日渐倍增。80年代,看着沈阳、哈尔滨的崛起;90年代,看着深圳、广州、东莞的崛起;2000年以后,看着成都、重庆的逐渐崛起。

  三十八年后重回二十强,算是有了好的“起色”。但是,这种“起色”的成因何在,又有着怎么样的逻辑,接下来还有哪些要破的关口呢?

  如同宋大胡子唱的那首歌——“爱上一匹野马,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,这让我感到绝望!”

  其实,对西安城的土著和移民而言,重回二十强不单是经济问题,更多的是信心问题。

  回忆起八年前到报社办入职手续,总编辑面谈期间,问及哪里人,驻地哪里?听说是西安的时候,总编辑谈了他对西安的几点印象——经济总量太小、产业结构不好、城市环境脏乱……

  当时的尴尬滋味跟宋大胡子一样,能够奔驰的野马都是别人家的,跟你没半毛钱关系。

  过去这一年多时间,西安的变化是显性的,不仅仅是烟头、厕所这一类的小环境,更重要的还有经济数据方面的系列表现。

  譬如,今年前三季度,西安名义增速高达16.53%,在全国25强城市中一骑绝尘。并且西安近一年多的时间,基本是保持两位数的名义增速。

  其实,对增速不能小觑,能够在第三季度进入全国20强,很大程度上源自于此。

  再来看副省级城市的比较,前面三个季度内,西安GDP增速在所有副省级城市中名列前三甲。上半年的增速是排名第一,前三季度的排名是第二。相比之下,深圳的增速亦未能连续进入前三甲行列当中。

  GDP增速排名的竞争态势,其实也反映了当前区域竞争的一个现象——城市竞争的白热化,你追我赶,互不相让。

  互联网企业常说的一句话——以前是不进则退,慢进其实也是退。而现在却是“你只有不断努力奔跑才能够留在原地!”

  早先王永康刚来不久,西安全城捡烟头、搞厕所革命、环境整治提升、城市夜景亮化的时候,网络亦不乏质疑之声,认为是都是芝麻大点的小事,颇有作秀之嫌。

  特别是连续有城管局长、区长为之被撤职、受处分的时候,亦有声音认为处理过重,太不关注一个干部的成长之不易……

  这些所谓“小事”其实就是在这座城市往来人的生活细节。厕所环境的好与坏,烟头的多与少,夜景的亮丽与否,这些对原住民和外地人而言,感官各不一样。

  归纳起来——原住民多年已经习惯了不好,外地人多年已习惯细节就应该好。一旦外地人来西安之后,接触到的厕所、环境、夜景等短板之后,对这座城市自然不会留下太好的印象。

  周围的外地朋友到西安之后,我一般都会问其对西安的印象,回答最多的肯定是两个方面——城市历史和文化底蕴非常厚重;城市的环境确实有点脏,特别是公共厕所。

  譬如,曲江新区的几个商业项目(大唐不夜城、贞观广场、芙蓉新天地),从建筑、雕塑、街区风格而言,都是比较高大上,也足够让人仰望。

  但是,这些区域都存在一些共性问题:行人步道、街区宽度、小商业布局方面,并不注重人的行为细节,造成宽街无闹市的局面。

  后来的事实也被证明,上述几个商业项目的生意在开业初期热闹,之后逐渐清淡,与大雁塔周边的海量人气确实不匹配。

  其实,最近的芙蓉新天地,也有了一些新的变化——将楼宇间的行道路变窄,两边布置一些小商业,水池喷泉增加夜灯和音乐,小广场放置桌椅和遮阳伞……

  芙蓉新天地的案例其实就是当前西安的一个缩影,早先对“人生活的细节”不够关注,自然是没有人气的,一番调整之后,人气也逐渐旺盛起来。

  城市的治理也是一样的道理,对人生活细节的关注,才能引起外地人对城市的好感,才能够有后续的工作、生活、定居、置业等等,而只有人口的涌入,城市经济的发展才能有后续动力。

  为什么国内的几座大城市之间,都在互相争抢人口呢?都是在为后续发展谋篇布局。至于,随着人口增长的教育、医疗等问题,都是在发展中可以和能够解决的问题(《大国大城》这本书,再次建议可阅读)。

  梳理西安GDP重回全国二十强的系列支撑,城市治理的系统推进是首当其冲的。

  前面说过城市对人生活细节的关注,带来的是城市生活舒适感的增强,后续会影响到其是否愿意留在城市工作与安居?

  但是,早先西安落户手续之繁琐、门槛之冗余、态度之慵懒,有过落户经历的同志肯定是深有感触,这些都是西安人才落户的“拦路虎”,都是应该要搬走的绊脚石。

  当然,后续推出的人才新政与落户政策都解决了上述问题,为城市的人口涌入做了支撑。

  其实,我觉得西安对人口的吸纳,不能局限于陕西一省内,否则你是没有竞争优势的。

  2017年陕西全省常住人口是3835万,而相邻的四川与河南常住人口分别为8302万和9559万,与两个人口大省相比,陕西在人口方面是不占据优势的。

  因此,西安的人口吸纳不能仅着眼于省内,而是放眼至与周边相邻省份接壤的城市,乃至于高铁通勤几个小时之内的城市人口,同时也要解决政策、环境方面的障碍。

  与之相提并论的还有城市空间架构的塑造。西咸新区交由西安代管之后,西安城市发展空间有所扩容。

  但是,在强省会和国家中心城市建设背景下,当前西安的空间架构依然还不够。只有加快推进西咸一体化、富阎一体化之后,才能奠定大西安架构所需要的空间资源。

  当前西安的城市格局其实就是在一个大螺蛳壳里面做道场,就如同一口10人体量的小锅,任凭你有通天的本事,也很难做出100个人的饭。同理,要做出100个人的饭,务必要有能做100个人饭的大锅。

  硬件资源是大西安发展的必要条件,而软件资源则是大西安发展的充分条件。当前,西安的营商环境、产业体系、招商引资、城市营销、干部队伍建设方面的系列动作,在经济数据的表现上有所反馈。

  但是,这几个领域的动作依然还需要深化,涉及到的政策更需要加强穿透性,深入落地到基层环节,确保执行的力度和效果在(政府)末梢尾端不走样。

  走访的本土企业人士,整体感觉西安的营商氛围有很大改观,但是在基层的落实的执行还需要深化和加强。

  对当前的西安而言,经过不到两年的重整,打开了尘封已久的发展之门,经济数据的表现也可圈可点,有了非常大的起色。

  没有前述的系统推进和整体谋划工作,怎么可能实现GDP增速在全国副省级城市中位列前三甲呢?这方面的成绩和功劳是无可厚非的。

  但是,前些年的经济发展过于萎靡。当前的很多工作实际上是完成补短板、打基础的过程,后续依然还有很多“硬骨头”是要啃的。

  譬如,西安早先招商引资签约项目569个,总投资1.75万亿,100亿元以上项目达到35个,世界500强企业项目62个,入驻西安的世界500强企业达到203家。

  坊间也有声音认为,这么多的海量投资,落地下来之后,经济数据的表现上应该更好啊?

  其实,这中间就存在一个很现实的问题,投资项目的落地需要土地,而前面几年的政治生态下,土地并没有被拆迁出来,或者说心思就不在这一方面。

  对西安的跨越式发展而言,这是一道亟需要破解的难题。如果因为拆迁的问题导致土地供应跟不上,招商协议签署的越多,造成事实上的空中楼阁亦就越多。

  最近值得关注的一个动作,西安将雁塔、长安、鄠邑区内的多个街道托管给高新区,如此举措也意味着市级层面对重大项目的土地供应开始高度重视。

  工业可以说一业定乾坤,在城市经济产业的架构中,其份量是不言而喻的。前三季度内,三星二期、吉利、比亚迪几个重大工业项目的推进亦是比较快速的,西安GDP增速的靓丽成绩也与之有很大关系。

  开发区托管街道办的举措,对工业项目的土地供应能够起到快速推进的作用,最核心的目的在于解决拆迁过程中的肠梗阻问题。

  过往运行体制中,负责拆迁的街道办,其行政管辖在传统的老城区,街道办与开发区之间仅是协作关系。谈到协作的时候,至于协作的好与坏,完全看情况、看心情而定……

  土地是工业的承载,解决了供应矛盾之后,相信再有两年沉淀,西安的GDP更会跨越式增长!

  如需转载请与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报社联系。未经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报社授权,严禁转载或镜像,违者必究。

  特别提醒: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,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。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,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